www.feiyuedq.com
快穿之男神他总是有病病歪小说介绍
快穿之男神他总是有病病歪_快穿之男神他总是有病病

快穿之男神他总是有病病歪

七月花颊

小说主角: 苏言 祁朔 凌子城 傅玄 肖予安 容潜 郑泽 小周 朗震云 清辉堂

相关标签: 法师 偏执 童年 主神 高冷 影帝 魔法师 科幻灵异 任务 宝宝

最后更新:2023/5/21 10:13:34

最新章节:快穿之男神他总是有病病歪最新章节 第1038章 大结局 2023-05-21

小说简介:系统:大大,你怎么敢接主神的SSS级任务!苏言:怎么了,有问题吗?系统:我没问题,男主他有问题啊!〣(?Δ?)〣#不信真心、病娇偏执、家仇国恨、童年阴影这问题,有点大#以至于苏言每到一个位面都想先问一句:男神,请问你有什么病病?可是到了后来高冷影帝:“你是我生命中的最佳女主。”荷尔蒙爆炸体…

内容摘要:十月,《彼时花火》摄制组片场。到处都是来回奔走,忙忙碌碌的人,肩上扛着各式的摄影仪器。只有角落里的竹椅上安安静静半躺着一个女孩,面容姣好,眼角一颗盈盈泪痣,是个难得的美人。忽然,她身上聚拢起丝丝缕缕的白光,但来往的人都没有注意到。女孩慢慢睁开眼,笼罩在她身上的白光渐渐散去。与此同时,脑海里响起一道拟人正太音:【嘤!宿主大大你怎么一言不合就接任务!还是sss级的任务系统!】“主神不是说这个系列任务能顶两百个普通位面吗?”苏言坐起身子,“这样的话,我完成这个系列任务就可以回家了。”她是真的很想家。几个月前,她还在现实世界,中文系读大三。有一个学弟锲而不舍地追求她,手段都有些变态得让她厌烦。她不接他的电话,他就一直打一直打。终于在电话又响起的时候,她忍不住,连号码显示也没看,接通之后就是一通骂:“你有病啊!”然后她出门就被花盆砸了。那一瞬间,什么应激反应都是扯淡,她只能眼睁睁看着花盆冲她的头砸下来。但身子突然被人狠狠一撞,她还听见一声“小心!”她倒在地上,失去意识的前一秒还在恍恍惚惚地想:这声音有点耳熟她醒来后发现自己被迫绑定了一个重生系统,完成三百个位面就可以获得重生。再无助再惊讶她也只能

TXT下载:电子书《快穿之男神他总是有病病歪》.txt

MP3下载:有声小说《快穿之男神他总是有病病歪》.mp3

开始阅读第1章 系统绑定:男神我有药! 有声小说第1章 系统绑定:男神我有药! 下载APP绿色免费APP 相似小说类似小说换源

第1038章 大结局 第1037章 温柔不死23 第1036章 温柔不死22 第1035章 温柔不死21 第1034章 温柔不死20 第1033章 温柔不死19 第1032章 温柔不死18 第1031章 温柔不死17 第1030章 温柔不死16 第1029章 温柔不死15 第1028章 温柔不死14 第1027章 温柔不死13 第1026章 温柔不死12 第1025章 温柔不死11 第1024章 温柔不死10 第1023章 温柔不死9 第1022章 温柔不死8 第1021章 温柔不死7 第1020章 温柔不死6 第1019章 温柔不死5 第1018章 温柔不死4 第1017章 温柔不死3 第1016章 温柔不死2 第1015章 温柔不死1 第1014章 我爱你眼底眉梢28(完) 第1013章 我爱你眼底眉梢27 第1012章 我爱你眼底眉梢26 第1011章 我爱你眼底眉梢25 第1010章 我爱你眼底眉梢24 第1009章 我爱你眼底眉梢23 第1008章 我爱你眼底眉梢22 第1007章 我爱你眼底眉梢21 第1006章 我爱你眼底眉梢20 第1005章 我爱你眼底眉梢19 第1004章 我爱你眼底眉梢18 第1003章 我爱你眼底眉梢17 第1002章 我爱你眼底眉梢16 第1001章 我爱你眼底眉梢15 第1000章 我爱你眼底眉梢14 第999章 我爱你眼底眉梢13 第998章 我爱你眼底眉梢12 第997章 我爱你眼底眉梢11 第996章 我爱你眼底眉梢10 第995章 我爱你眼底眉梢9 第994章 我爱你眼底眉梢8 第993章 我爱你眼底眉梢7 第992章 我爱你眼底眉梢6 第991章 我爱你眼底眉梢5 第990章 我爱你眼底眉梢4 第989章 我爱你眼底眉梢3 第988章 我爱你眼底眉梢2 第987章 我爱你眼底眉梢1 第986章 魔法少女与大祭司46(完) 第985章 魔法少女与大祭司45 第984章 魔法少女与大祭司44 第983章 魔法少女与大祭司43 第982章 魔法少女与大祭司42 第981章 魔法少女与大祭司41 第980章 魔法少女与大祭司40 第979章 魔法少女与大祭司39 第978章 魔法少女与大祭司38 第977章 魔法少女与大祭司37 第976章 魔法少女与大祭司36 第975章 魔法少女与大祭司35 第974章 魔法少女与大祭司34 第973章 魔法少女与大祭司33 第972章 魔法少女与大祭司32 第971章 魔法少女与大祭司31 第970章 魔法少女与大祭司30 第969章 魔法少女与大祭司29 第968章 魔法少女与大祭司28 第967章 魔法少女与大祭司27 第966章 魔法少女与大祭司26 第965章 魔法少女与大祭司25 第964章 魔法少女与大祭司24 第963章 魔法少女与大祭司23 第962章 魔法少女与大祭司22 第961章 魔法少女与大祭司21 第960章 魔法少女与大祭司20 第959章 魔法少女与大祭司19
快穿之男神他总是有病病歪相关书单
快穿之男神他总是有病病歪类似小说
快穿之男神他总是有病病歪书评精选
YUN今日一问
作者大大开新文了嘛!!!
高中看的,那时候要高考但就是会看小说,看很多很多,这本书我记到了现在。大学了,时间宽裕,没有人来直接管你,但我却三四个月都没有看小说了。可我到现在还记得书里的沈之洲……哎,是真的很想念很想念。
月下听雨
救命,女主第一个位面被郑泽亲了脖子,我有点难受。。。。
帝墨
书很好看,有番外篇就更好了。
七十二时
作者大大就这一本书吗,不够看呀( ?? ﹏ ?? )
风眠
受不了啊,大大每次写虐文都不通知一下,哭的不能自己????
大大的文笔好绝啊!描写特别细腻!特别喜欢!大大加油吖!(???╰╯???)
清亦
【第二个世界】心疼傅义亿秒,虽然傅玄才是男主角,但是傅义小可怜真的好让人心疼,可能是这个世界女主走事业线—帮忙找弟弟比较多一点,让我感觉她和傅义配一脸,不过傅玄也很好,可我就是心疼傅义啊0﹏0
夢多多
看过的姐妹可以告诉我是不是双洁吗
YMHSZ
这本书感觉非常不错,我甚至还为了这么书充了畅读卡,甜甜的什么的最好了? ?)?*??
冥魔&神使
行径的旅人眺望远方
浩淼的汪洋沉寂梦想
女孩的琉璃心几多溢彩
话说此人间
荆棘 风暴 假面
却亦见
星辰美梦 流光烂漫
轮转的日月里
只思索存在的意义
我在世间
不畏一切
死亡 罪恶 离别
一个个人 一粒粒沙 一片片叶
有同到底却皆不是 然
我见水中月 镜中花 虽只泡沫 犹心生欢喜
我见沧海横流 千帆竞起 仍难掩激意
到底是意难平?
罢 罢 罢
来这一遭尘间
便爱一回人间
管他所谓世俗陈见
——尘落冥.
冥魔&神使
行径的旅人眺望远方
浩淼的汪洋沉寂梦想
女孩的琉璃心几多溢彩
话说此人间
荆棘 风暴 假面
却亦见
星辰美梦 流光烂漫
轮转的日月里
只思索存在的意义
我在世间 不畏一切
死亡 罪恶 离别
一个个人 一粒粒沙 一片片叶
有同到底却皆不是
然 我见水中月 镜中花 虽只泡沫 犹心生欢喜我见沧海横流 千帆竞起 仍难掩激意
到底是意难平?
罢 罢 罢
来这一遭尘间
便爱一回人间
管他所谓世俗陈见
——尘落冥.
冥魔&神使
行径的旅人眺望远方………………………………………远方浩淼的汪洋沉寂梦想………………………………女孩的琉璃心几多溢彩…………………………………话说此人间,荆棘风暴假面…………………………却亦见星辰美梦,流光烂漫……………………………轮转的日月里…………………………………………………只思索存在的意义…………………………………………我在世间不畏一切,死亡罪恶离别………………一个个人,一粒粒沙,一片片叶…………………有同到底却皆不是,然……………………………………我见水中月镜中花,虽只泡沫犹心生欢喜,我见沧海横流千帆竞起,仍难掩激意…………到底是意难平?罢罢罢,来这一遭尘间,便爱一回人间,管他所谓世俗陈见 .
狐狸的花
大大没有其他的书了吗?看不够呀
wu
超级好看,很温柔的一本书呐
罗琪无雨
真的好好看😭😭😭
花生了什么树
男主自始至终都是同一个人吗
沨息
这边本书我刷了五次,还是没看腻 太甜了,尤其是追光梦游那一篇。简直太爱(⑉°з°)-♡
我是一个善良的用户大爱
大大写的超棒的,作品的细节超棒,文笔超好,大爱了
侑柚佑好看的
感觉确实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双洁,但如果这些世界本来就是女主曾经进的小世界,就像女主是神界魔界的那种,那应该还是算双洁的
七月花颊小青梅︱第一人称番外
我毕业后去了星恒工作。
这天谢煜深提前让我们下了班,同事们欣喜若狂,撒欢离去。
我正在工位上收拾东西,他走到我身边,问我要不要回母校看看。
我手里捧着他递过来的热咖啡,懵懵地问:“回去干嘛?”
他笑了:“今天是A大八十周年校庆啊。”
没想到这一去就一直待到很晚。
我们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坐在校园里的长椅上,特别像结婚之后的小夫妻。周围静悄悄的一个人也没有,我们俩小声说话,特别好。
这么想着,我轻轻笑起来。
他问我笑什么,我如实跟他说了,就见他用一种若有所思的神情看着我。
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他向我求婚的那天,不是在基督教堂,也不是在海滨花园,而是回到了我们的故居。
两栋毗邻的别墅。
我十二岁那年,他们一家就搬离了这里。六年后,我独自一人从这幢居住了十八年的房子里走出去。
那时候我想起在书里看过的一句话,大意是说,我跟他是在一所房子里长大的孩子,只不过他从后门出去而我从前门走。
别墅门前是一个花园,青灰色的大理石路从中间穿过。我曾跟他在这里跳房子,曾跟他蹲下来观察石砖缝隙里的小青苔,曾跟他穿着雨靴在路上故意跑出哒哒哒的声响。
这条路我走了十八年与记忆等长,不回头就看的见过往。
没想到他又领我来到这里。
天挺黑的,他还让我闭上眼。我牢牢抓着他的手,脚尖一点点地往前探,说:“月黑风高故地重游,你该不会是想对我做点什么吧。”
他竟然“嗯”了一声。
我懵了。
最近刚好在看金庸,我心想,我们俩的恩怨情仇如今只剩下了恩情,他要是再选择杀人灭口是不是有点太过分?
他的手握的很紧,有些出汗。
他很紧张,我看出来了。
搞得我也很紧张。
在我踩上第一块石砖的刹那,四下里灯光乍亮,不等他说话我就睁开眼。
漫天飘零起玫瑰花雨,花园里的黄杨树上挂满了粉色的条幅,边角镶着我最喜欢的满天星。闪着小灯的无人机扯着彩色气球和巨大的红色千纸鹤在空中飞来飞去,跳一跳就可以捞到一只。
烟花次第绽放,璀璨又盛大。
除了我爸妈,也就是他最懂我了——
把沙发巾披到身上扮仙女的小姑娘喜欢一切美好而梦幻的东西。
他曾背着我在这里奔跑,让我看见七彩的阳光,感受到最温柔的风。
如今他西装笔挺,在一片薄暗里,用深邃的眼睛看着我,神色很执着。
他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小盒子,单膝跪下去,说话前先吸一口气,捏着小盒子的手指用力到有些发白。
“舟舟,请你嫁给我,好不好,你愿意吗?”
我低头看着他。
崭新的西装,一丝不苟的发型,帅到让人一心想钻鸡笼的脸。
事后我想了想,我当时应该是面无表情,因为我人傻了。
他俊朗的眉宇间有一种无法用语言描述的坚定感:
“今天天气晴的能看见北斗星,可谓天时;这片土地,是你我曾经一同生活过的地方,可谓地利;你站在我面前,可谓人和,你要是再不答应我可就说不过去了吧。”
故作轻松的语气。
我依旧像一块木头似的怔怔站在原地,唯有心脏砰砰直跳,快要蹦出胸膛。
他丝毫不给我反应的机会,笑着对我说:“夏寄舟,你愿意赏我一辈子的人和吗?”
我呆愣地看着他,不知道是夜风吹得太喧嚣还是怎么,忽然就觉得眼睛发涩,刚抬起手腕想揉一揉就被站起身的他握住手腕一把拉开,接着一张唇就覆了过来。
我看着他近在咫尺的好看的眼睛。
心想,果然,不能指望他太尔雅温情。
我不在的这些年里,也不知道他怎么就把自己打造成了一位标准的霸道总裁。
他对我做了小时候看了会长针眼的事,然后他抱着我,呼吸有些抖,声音轻忽:“你没推开我。”
我越过他看见一只千纸鹤从他背后飞过,慢慢变得模糊一片,遍眼朦胧水光。
我说:“我从来都不会推开你。”
小时候那些不可抗力对于我们二人来说是难以逾越的鸿沟,谁先跨过去就好像背叛了自己的亲人。我没有推开他,他也没有撇弃我,我们只不过是谁都无法向前一步。
-
结婚后我过得很好,从他的星恒跳槽去了一家大公司做HR,把他气得要死。
我说:“办公室恋情要不得啊要不得。”
他一副头疼的股票亏了三个亿的样子。
我又说:“新公司工资是原来的两倍,我赚钱养你。”
他看起来更加头疼。
然后第二天我就欢欢快快地去新公司报道去了。
我并不是为了高薪,也不是为了躲避办公室恋情,纯属是因为新公司的发展方向和市场领域更对我的胃口。
入职当天领导说要部门聚餐欢迎我的到来,我说哪里哪里应该是我请大家才对。
结果正吃着饭,某人闯进来,一把夺走我手里的酒杯。
全场安静如鸡,领导随意扶在我椅背上的手慢慢放了下去。
某人把我拽出酒店塞进车里,往我胃上按了个暖水袋:“我不是教过你怎么拒酒吗。”
“你这样让我很难办。”我眨眨眼,“我钱还没付呢,万一给领导留下不好的印象怎么办。”
他看起来要气死了。
“谢煜深,”我揉着从他手掌底下露出来的暖乎乎的暖水袋,“我的情场全被你占了,你不能干涉我的职场。”
他捏了捏鼻梁:“你没看见你领导手往哪儿放呢?”
我一愣,怕冤枉了他小题大做,于是很认真地回忆了一下,发现确实没冤枉他。领导连一根手指头都没碰我,看我的眼神活像个老父亲。
我低头看着谢煜深隔着暖水袋摁在我肚子上的手:“不是所有人都跟你一样是个老色批。”
他不理我了。
我也就不理他。
他不理我是因为我不识好人心,也怕控制不住自己说出一些不好的话让我难过;我不理他只是因为他不理我。
我们彼此都清楚,可还是执拗地像两头抵角的羚羊。
第二天早晨我去上班的时候,他正在打电话,停下话音抬头看我一眼,却到底没说什么。
下了班我直接约上萌萌去逛街解闷,还把手机静了音。晚十一点的时候遇见了臭流氓,又被从天而降的谢煜深给救了。
对,这个“又”字就十分耐人寻味。
我曾经有那么一个瞬间想过,我遇见的这些混混是不是他安排的,不过转瞬之间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并为自己这么想而感到羞愧。
萌萌识时务地溜了。
谢煜深站在路灯下,居高临下看着我,表情很严肃。
我没忘了还在跟他冷战,毫不服软地抬头瞪他。
他突然低头吻住我。为了防止我的挣扎还一手死死搂住我的腰一手扣住我的脖子。
其实我根本不会挣扎。
当他嘴唇碰到我的刹那,我就什么都不在意了。
寒风照旧不解风情且孜孜不倦地从四面八方侵袭而来,他却好像在我周围铸就了一面屏障,为我抵御一切风刀霜剑。
“对不起,跟我回家吧,行吗。”他额头抵着我的,微微喘着气,我垂着眼睫,能看到他说话时产生的白雾。
终究还是他先妥协。
我们俩认识这么久,从小时候抢玩具到结婚后抢遥控器,每一次都是他先退步。
虽然这中间隔了好大一块空缺。
我以为他会找人来填补上,可他没有。
那一块冥冥茫茫的空白就那么横亘在他的生命里,昭示着一份比我还要艰苦卓绝的感情。
我曾经想过很多次,倘若我们俩身份互换,我会不会做得比他更好,我会不会按照原本的性格,活的潇洒快乐。
答案是不会。
我其实是个很小心眼的人,别人对我的好我会记得,别人对我不好我也会记得。
然后我就发现,他成功地功过相抵,甚至功大于过。
萌萌不知道我们俩的隐情,只当我俩是青梅竹马再续前缘,还时常跟我说:“你要对你们家老谢好一点哦,那是什么绝世好老公。”
绝世好老公此刻穿着一件黑大衣,衣领整齐地翻起,脖子上围着我给他织的围巾。驼色的,其实挺丑的,可他上班也要戴着。有一次走得匆忙忘了戴还跑回家拿。
那是谢总工作以来唯一一次上班迟到。
我吸吸鼻子:“回家再说,冷。”
他笑了起来,替我戴好帽子,再一把握住我的手牵着我回家——仍旧是让我走在靠里的一侧。